我昨天推著我一歲多的女兒,在人民力量大隊中,由遮打花園行人專用區等了兩小時,行了一小時到達政府總部下皇后大道中。當時由於警方因社民連和一眾八十後於政府總部發生衝突封了上政府總部的路,人民力量大隊停滯不前,我們被逼坐地,進退不得,要離隊也不可能。等了半小時,人群開始鼓噪,蠢蠢欲動。女兒卻開始累了,是時候餵奶換片睡覺,我開始有點心焦,最後毓民和警方得到共識,宣佈和平散去,大隊始能起行,有不少遊行人仕繼續上政府總部,我和女兒沒有上,在皇后大道中離開了。對於毓民這決定,我心存感激。在大隊散去時,我遇上黃太,她見到我嘻嘻而笑的的女兒,好心對我說:「要小心呀!」

大家有否想過,以往毓民多次力主留守政府總部,這次為何卻提議和平散去?

大家又有否想過,以往毓民身為社民連主席時,以至這次身為人民力量領袖時,為何每次遊行只會走在大隊最後,不會走在最前衝擊政府總部?


只要將以上兩個問題的關係串連一起,原因不難明白。旅行隊伍中有老人有稚童,有師奶太太傷健人士,若隊伍走在最前的人已發動衝擊圍堵政府總部,整個遊行隊伍馬上進退兩難,遊行民眾和警方一旦擦鎗走火,隨時會發生更大的衝突和意外。當然,假若發生大衝突和意外,警方和政府必會有更大的輿論和道德壓力,對於遊行發起的政治領袖,其實反而是難得的好機會。

在商業社會打滾多年,我知道作為一個領袖,在面臨重大關口可以有兩個選擇:

一將功成萬骨枯,你既成為我的支持者,便要有犧牲自己的準備,為了我的成功受傷,與人無尤。這種領袖是亂世的梟雄。

又或為了支持者的安全,寧可放棄短暫的成功,因為這個運動有更長遠更偉大的目標。這種領袖是仁者,在現實世界卻往往不能成功。

我知道毓民是後者。

當然還有另一些領袖,既不是仁者,也不是梟雄,凡時只會以自己喜惡出發,不會顧安危,不會顧大局,所以這種領袖最多只有能力領導四五個人。後面當然還有一些笨人,又或自我中心的自私人,他們當然永遠不會是領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mingng1226 的頭像
kmingng1226

kmingng

kmingng12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