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聲音,一絲聲音也沒有。

        聶人王深深的嘆息了一聲。他拔刀。

        — 刀挽著優雅的黑弧緩緩一揮,撕裂了黑暗,喚醒了死神。

        沒有聲音,一絲聲音也沒有。

        — 然而刀鋒忽然已揮斷你的咽喉,揮去了你的生命。

        天下絕沒有人能避開這一刀!絕沒有人!

        風輕侯沒有避,沒有人能避開死神。

        他悠悠的拔劍,劍悠悠的向無盡穹蒼,無盡天涯深處悠悠一指……

        劍指向空間,沒有時間,沒有凡塵俗世的空間……

        劍悠悠的一指……

        — 風輕侯在笑:「我從不曾後悔過……」

        — 「我本不適合生在此時此地……你也一樣……」

        —    「我們又何苦追求,真正的愛情已不容於此……」

        —    「過了今天,我們要遠離此地,尋找我們的靜土……」

        — 「這便是我至情的一劍……」

        劍悠悠的一指,指向遠方,那夢幻的年代,那容許真正愛情的年代!

        風輕侯悠然微笑,恬然微笑……

        然後劍忽然已刺抵聶人王的咽喉!

 

                                                                       

 

        聶人王茫然。

        他感覺到碧冷的劍鋒已寒透了他的咽喉,冰雪一般的感覺正涼透他的生命……

        這是風輕侯至情的一劍,為了他的愛,至情的一劍。

 

                                                                       

 

        「不祥」古刀驟然倒捲,半抱月圓,盪起了重重黑暗!盪起了千千繁星!盪起了萬丈紅塵!

        紅塵於黑暗中盪起了漣漪,漣漪無奈的向紅塵擴散,灰飛煙滅。

        黑暗磨滅了華釆,掩蓋了一抹黯藍!

        — 滾滾紅塵中,難道竟容不下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不祥」捲起了「寒藍」,黑暗侵蝕了黎明,紅塵驅逐了愛情。

        但「寒藍」忽然隨著「不祥」捲起漩渦迂迴挺進,然後一抹藍魂刺在聶人王的咽喉上。

        聶人王敗、死!

        風輕侯畢竟是風輕侯,這世上無人能抵擋他至情至性的一劍。

        但劍沒有刺下去,風輕侯沒有刺下去。

        劍停住,倏地停住!

        然後「不祥」古刀劃過了風輕侯的脅下,刺進了他的胸口。

 

                                                                       

 

        聶人王全身的血液驟然沖上了頭頂!

        鮮血染紅了雪白的衣衫,「不祥」醜陋的刺在胸口上。魔鬼在咧嘴獰笑,魅影在四周盤旋飛舞,等待著他們的獵物。

        風輕侯笑了,他垂下了劍,吃力的還劍入鞘。

        鮮血仍在流,染紅了大地……

        聶人王不敢拔刀,不能拔刀,刀鋒停留在風輕侯的胸膛,風輕侯終於緩緩倒下……

        不敗的劍神終於倒下!

        風輕侯仍然在微笑,彷佛,彷佛塵世間已無他留戀之處。也許他一生中,只有這一刻,只有這一剎那他才能真真正正安詳的微笑!

        聶人王徐徐的跪在地上。他看著風輕侯明亮的眼神慢慢黯淡渙散。蒼白的臉慢慢泛起奇異的死灰色。

        他彷佛記起了他們第一次狂歌酒醉,第一次迎風論劍的日子,那些遙遠、快樂的日子!他彷佛記起了他面上淡然的笑意,輝煌的華釆。他記得這一切,這一切片段!

        — 然而這一切已是過去,永遠遠也無法追回!

        這難道是命運的玩笑?

        鮮血仍在一絲一絲的流……

        風輕侯抬頭,臉上忽然再次泛起了陽光,一抹動人心魄的光華!

        他終於找到他要找的,他的靜土

        他用手握住聶人王的手,他歉然的眼神搜索著聶人王的眼神。是的,他歉然!

        聶人王凝注著他,驀地裡感到一陣難言的疲倦,一種從心深處泛起的疲倦。

        — 他面前的路仍遙遠。

        — 他一定要走下去,也一定會走下去!

        — 但他知道,他此生的每一天,每一刻,也永不能擺脫這枷鎖!

        —    他的一生必將於寂寞、悔恨中渡過!

        —    這一刻,他耳邊彷佛響起了厲空臨死時凄厲的聲音:「這是一柄魔刀!……擁有他的人必遭橫禍,必身陷無間地獄!」

        聶人王深深的吸了口氣,他明白風輕侯的意思。他點頭,他緊緊一握風輕侯的手。

        鮮血忽然不再流,血已流乾。

        一代劍神終於溘然長逝。

 

                                                                       

 

        春風和藹的吹拂著大地,吹走了血腥魅影,卻吹不走這塵世間的恩怨愛恨。

        仍是紅塵俗世!

        仍是江湖!

 

                                                                       

 

        霧氣漸散。月漸微,星漸稀。

        天河倒瀉,大地飄搖。

        「他離開了?」

        聶人王驟然呆住了。他的心沉了下去,他無力回頭,也不敢回頭!

        「他離開了?」楚懷影再問。

        聶人王全身劇烈的顫抖起來,他幾乎用盡全身氣力點頭。

        他感覺到楚懷影的手輕撫著他零亂的頭髮,他聽到她那溫柔的聲音在耳畔輕訴著甜蜜的慰語。

        「你不要難受,這本是他選擇的……」她輕輕的梳理著他的頭髮。「他很安詳……他的一生只有在背負著整個家族的壓力下渡過,他從來沒有享受過真正屬於他自己 的快樂,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的寂寞……雖然這個抉擇不容易下,但我知道他現在一定很快樂,因為他己找到他追求的……」

        聶人王喉頭像是嗄住,良久,他才能嘶聲道:「我……我不想殺他!」

        楚懷影仍然輕撫著他零亂的頭髮:「我知道……他也知道你想死在他的劍下,所以他要逼你不得不殺他。」她徐徐垂首。「人哥,我們對不起你……你沒有錯,這本是我們欠你的!」

        聶人王胸口一震,雙目暴張。他霍地轉身,緊緊執住楚懷影的雙肩,彷佛執著的是他的生命!在這一剎那,他的雄心竟似不再重要!

        — 只因他忽然明白,若他這刻再失去了她,他此生大業不論多輝煌,也已再無人和他分享,他此生已變得毫無意義!

        楚懷影低頭幽幽一笑。良久她方輕輕道:「沒有用的。」她幽幽的看了她一眼。「縱使我剛才沒有服毒,大夫其實早告訴我已活不過三個月……」她抬頭。「人哥,對不起。」

        聶人王再次一震,茫然注視著她,他感到暈眩,他最恐懼的終於變成事實,他抱著她的雙手再次劇烈的顫抖起來。

        楚懷影脈脈的凝視著他,她柔然輕撫他憔悴的面頰,柔聲道:「人哥……我並非求你原諒我……但若非我知道自己不久將踐別塵世,我是不會離開你的,風大哥也不會放棄一切,來陪伴我……」

        她的聲音漸漸隨著嘆息聲渙散,她雙目徐徐瞌起。

        驀地裡,她的眼角滲出了一顆晶瑩的淚珠,滑過她的面頰,墮進永恆……

        「人哥,對不起……我好睏,我要走了……」她輕輕的一抱聶人王,徐徐、徐徐呼出最後一口氣,她的嘴角輕抿,無限滿足的笑。是的!無限滿足的笑!「大哥!」飄渺的聲音突斷,餘音彷佛在風中跌宕,良久,終不可聞……

        聶人王怔在那裡,彷佛恆古以來的石像一樣,一直,一直,一直怔在那裡。良久良久,他垂頭,懷中的楚懷影彷佛熟睡的嬰兒一般恬靜,一般甜蜜……

 

                                                                       

 

        二月初三,北飲堂三大長老背叛北飲堂,轉投快意樓。聶人王自擊敗風輕侯後,「天下第一刀」之名不逕而走,威名一時無兩,重新掌權。

        翌年,聶人王撲殺三大長老於黑沙灘。

        同年十月,聶人王於快意樓總樓決戰燕千歲,以臨戰自創的「殘生」「無夢」兩式重創燕千歲,北飲堂一舉擊潰快意樓,燕千歲率餘黨遠走西域,北飲堂稱霸江湖。翌晨,堂主聶人王忽然留下短柬一封,不辭而別,成為武林一大疑案。

        據說十天後,有人在江南見過他,他攜著一埕舊酒,落拓長歌。那人問他去哪裡。

        聶人王說,他剛找到了一埕上等女兒紅,要找一個老朋友喝幾杯。

 

《全篇完》

 

完稿於一九九零年十二月十七日

修訂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六日﹝十七年後的同一天﹞

創作者介紹

kmingng

kmingng1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