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市裂口急跌,於12000-12200牛皮等待突破,此刻對沖好倉已非好時機,看12000的支持再作決定。

今天在明報看了一篇好文章,轉載來與大家分享.:

「自從社民連的3位成員進入議會後,受到廣泛關注的「議會暴力」可說是一幕接一幕。先有掟蕉事件,後有預算案事件。議會政治是現代代議民主的體現,代議士為民意代表在議會內議政論政。議會體現民主,是莊嚴神聖的。在香港,這個莊嚴神聖的地方卻一直受到踐踏,一直充斥著暴力政治。 誰是暴力根源?

一個神聖的議會平台,自香港回歸以後,落入了專制政權的手中,為權貴的暴力行為提供合法性。立法會內有一半的議席由小圈子產生,但這一半的議員卻擁有與直選議員同等的權力。回歸10多年來,有多少由民意代表提出的方案被這些暴徒否決了?他們代表著少數人的利益,卻赤祼祼地踐踏大眾的權利。若然掟蕉是暴力,那麼這個政治制度就是暴力的根源。一個由800人選舉產生的政府,可以在議事廳內囂張跋扈,傲慢對待民意代表,霸王硬上弓地推行政策,這就是對民意最大的侵犯,這是最嚴重的暴力。

在這10多年來,立法會還有神聖可言?還有莊嚴可言?10多年來,這個地方已經成為了利益輸送、藏污納垢的地方。政府提出議案的時候,議員們就罵得臉紅耳赤,七情上面。到了投票的時候,那些骨氣傲氣就全都消失了,最後還是乖乖地按下贊成票。有人說掟蕉是在做show,但其實一場又一場的政治show 早在社民連上任前就上演了。立法會什麼時候不是做show的地方?只不過是用「文明」包裝得好,在「文明」的面具下的面孔,一個比一個猙獰。

偽善的暴力

在這個政治格局下,若然還憧憬理性討論的話,那麼這不是太天真就是太偽善。民主從來不會由天上掉下來,就算是由天掉下來,也要伸手去拿。沒有社會運動去爭取民主,既得利益者會自動放棄利益嗎?歷史上有哪一場社會運動是「靠把口」去進行的?有哪個文明的社會裏沒有過社會運動?那些躲在面具後面自以為文明的人,究竟明不明白什麼叫文明?那些不知道 世界上有多少人為人權自由民主走上街的人,那些只懂得躲起來指手劃腳的人,其實你們是最縱容暴力的人。

有人說,這樣抗爭沒有意思,改變不了現實。可能對於這些人來說,像澳門那樣無聲無息地通過23條就最有意思了。有些人本身就是鼠目寸光,但卻要佔據道德的高地,在高談闊論理性尊重。只有值得尊重的制度才有值得尊重的政府。若然議會是神聖莊嚴的,那麼我相信那裏容不下的不是掟蕉的暴力,而是面具背後那偽善的暴力。」

我的閱後感:
「仗劍逆水行,雪滿天山路」,我未必認同社民連和毓民所有主張,但我深深佩服這些持劍衛道的獨行者。正道永遠是艱難和孤獨的,沿途老魔小醜不在話下,但不知還有多少岳不群,易大經,口蜜腹劍,笑裡藏刀,我別無選擇,只有繼續支持他們,感謝他們讓我看到這世上還有人,只要覺得他們的路是對的,會排除萬難一直的走這一條艱苦的正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mingng1226 的頭像
kmingng1226

kmingng

kmingng12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