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的熱血,二十年的堅持,這是香港人的可愛,還是香港人的不識時務?



從二十年前的滿腔憤慨,到今天的細水長流,從當年在美國網上論壇與中國留學生諄諄不倦的勸告與辯論,到今天冷眼旁觀中國香港憤青的滿口歪理與厚顏無恥。原來經過了這麼多年,受過高深教育的中國年青人的道理從來未變。「只要能鞏固權力,國富民強,平民只要不是自己可以犧牲。只要能讓中國人在洋鬼子面前抬起頭來,一洗百年頹風,殘殺學生自然別無選擇。」

原來經過了這麼多年,轉變的只是我。

以往我通常只會於八時左右進入維園,但昨天傍晚到達天后一看街上的人群,我便決定馬上進場。我於約六時半進入維園,尚能坐在面對看台的首兩個足球場。這夜我舉著萬點燈火中其中的一點燭光,看著連續兩三小時不斷進入維園的人群,聽著一個一個足球場、籃球場、草地坐滿的消息,唱著一首一首十多年耳熟能詳的歌曲,冷了多年的血彷彿又熱了起來。

中國以泰山壓頂之勢君臨天下,在全球金融風暴中坐擁萬億,甚至令美國人亦俯首稱臣。共產黨權力核心內一眾既得利益者和下一代,連同千絲萬縷盤根錯節的官僚系統,坐擁全國大部份資產,期望共產黨下放權力自我完善無異椽木求魚,痴人說夢。以區區數百萬香港人,反對一黨專政,期望平反六四,在神州大地浩浩瀚瀚的十億人中,只是滄海一粟。加上經濟命脈掌握在中國手中,香港人過去四十年經濟上從不間斷百億千億支持中國內地的親人同胞,然而過去十年強弱逆轉,香港人彷彿看到了長大了的兒子離開了家,剩下兩老風燭殘年,期望兒子偶爾的一份家用,以度殘生。在這強弱懸殊的形勢下,我對香港人的堅持一直抱悲觀態度。

然而昨天香港人的熱血,令我突然從心裡浮起了一點殘存的樂觀。「薪火相傳」,是這一年的口號,也是對寂然無望的我的一點慰藉。

縱然此生無望,我也今生無悔。
創作者介紹

kmingng

kmingng1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